麻豆传媒官网版高清完整视频

战斗的发展,顺利的即便是青木熏也没有想到,一看敌人已经混乱了,他立即抓住时机,发动了全线进攻。四五百鬼子兵端着雪亮的刺刀,齐声高呼着“板哉”的口号,打了鸡血一般地狂奔。身后十几挺重机枪跟随支援,架设到了前线三百米处直接就近支援,用密集的火力将一团团试图集结的支那军扫倒,打散,让他们始终处于混乱惊恐的状态。

“他娘的,顶住!都给老子死回去!在后退老子可开枪啦!”贺大信声嘶力竭地喊叫着,可任他跳破了脚,也不能阻止溃兵的脚步。前面的战线已经被捅破了三道巨大的缺口,随着日军大部队的汹涌而来,只有越来越扩大的份儿!

“嘚嘚嘚嘚——”一串急促的重机枪子弹泼雨般的洒落过来,打得地面上一溜烟的尘土飞扬,差点就在贺大信的麻杆腿上钻上几个窟窿,吓得他一个跟头栽进了战壕里,再也不敢多逼逼了!

“他娘的,全是死人啊!还不带上你们队长撤下去!”贺大义倒是来的及时,领着一队亲兵赶来顶了一阵,算是将中路日军的势头阻了一阻。但面对整条战线的奔溃,他也是回天无力,只能救上小弟,第一时间往蛤蟆洞里撤。

“哟西,支那军吓得屁滚尿流了!命令炮兵,全力轰击洞口,阻断敌军的退路!”山下的青木熏看的真切,直接下达了阴险手辣的命令,企图最大限度的杀伤敌军士兵。

“别再逞强啦,进不来的弟兄只能听天由命了!”贺大义一把拉住了急的跳脚的小弟,咬着牙命令撤向洞底深处。

一发发炮弹砸落在洞口,将挤在洞口的贺家士兵炸的血肉横飞,一个个弹坑里几乎落满了血肉残肢,景象十分凄惨。最少有三四百弟兄被阻挡在了洞外,没办法只能聚集到了一起,努力挣扎着想杀出一条血路去。在一个副连长的带领下,大伙儿乱哄哄地奔着北面冲去——冀望能冲出去进入到困龙峪里面去。

他们这一路,正好与北面包抄的日军迎头相撞,尽管人数上是人家的两三倍还多,可乱哄哄的没个阵势章法,又是夺路逃命,军无斗志,只一个照面,就被人家干倒了一多半!倒是一些老兵,很自然地就靠拢团结到了一起,在生死搏命的危机下,倒也爆发出了非凡的血性,即便是死,也要拉着鬼子垫背上路!事发突然,两边都来不及装弹开枪,直接就是刺刀见红,肉搏玩命,每一分每一秒都有血花飞溅,勇士殉难。刚烈些的汉子,最后关头就敢拉响手榴弹,用生命为战友们开出一条生路。

逃出生天的几十个战士甚至都不敢再多停留一秒钟,扶着轻伤的弟兄全速离去。

然而日军并没有过分地展开追击。他们的目标是占领东山头,为联队挣得一线生机。青木熏命令一个中队向北防御,亲自带着另一个中队杀进了蛤蟆洞。

出乎他的预料,这个阔大幽深的蛤蟆洞,居然能一直通到山背后,影影绰绰地还能看到支那军在密林里拼命地潜逃,让他恶趣味大盛,命令掷弹筒狠狠发射了几十枚榴弹,将势成惊弓之鸟的支那军赶得不见踪影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

超美太阳帽超美的人儿

今天对困龙峪守军来说,真是黑暗的一天:短短一天的时间,不仅丢失了东西山头,丧失了峪口的两大屏障,还差点被敌人端了老窝。拜日军特战队所赐,本来最是安全的总部所在也受到了攻击。日军偷袭之下,不仅死伤了众多的机关人员,就连赵雪球的警卫连也损失大半,拼死总算保证了正在开会的几个巨头的安危。

其实自打西门三厂围堵住了困龙峪,秋山圭志大队长就带着二百多特战队员进了峪边的山上。特战行动并不是简单的两军对垒,起码要起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,才能发挥出特战的功效。所以,对于峪口对战的两军,秋山大队长压根也没有正眼多瞧,直接兜了个大圈子,从王屋山后部摸了过来。

然而,即便是曾经在德国留学,专修特战的秋山大佐,也没有想到支那的地形是那么的变态:王屋山脚跨豫晋两省,绵延五百里方圆,山做三重天,岭分九层叠,素有“三十六高峰,七十二靠岭”的说法,那简直是山连山,山套山,一层一叠,沟壑纵横。要不然人愚公,也不用发宏愿要用“子子孙孙无穷匮”来劈山开路了!

尤其是靠近困龙峪的山区中部,放眼尽是起伏多变的远峰近峦,险峻恢宏的悬崖峭壁、深邃幽静的沟谷溪潭,各种动态的飞瀑走泉,毒虫野兽……令人防不胜防!

要么就是爬不上高峰,爬上了也会遇到绝壁,根本就下不来。山里还有矿山作祟,让你的特战必备的指北针转的像风车一般分不清东南西北!所以,在付出了几十个伤兵的代价后,这才耽搁了好几天,摸到了困龙峪的核心地界。

现在还是不能展开攻击。原因就是压根也搞不清支那军的指挥所在哪里,重要的粮库、弹药库也找不见,而且战时峪里到处都是支那军的岗哨、巡逻队,很难轻松行动。更让人无语的是,即便是军事重地,也乌泱泱的挤满了老少难民,这让秋山大佐很难下达行动的命令。

即便是外面打得沸反盈天,秋山大佐依旧牢牢遵循这特战的原则,命令部队潜伏在山上,只派出了两支尖兵队伍潜伏哨探,目的就是要找出需要的战术要地来。

傍晚的时候,两支日军尖兵只回来了一支,他们是侦查支那军首脑机关所在的,也找到了设在庄子里的目标。另外一支是找寻弹药库和粮食库的,他们倒是跟随着烟火发现了所在,但进一步行动时,却遭遇了同行。

按照当初战场分工,得陈龙的建议,赵雪球再一次把自己的警卫连扩充成了一个近三百人的加强连,利用得到的那一点美式装备,好好武装加强了一把。他们的具体任务当然是要护卫指挥机关的安全的,所以,他们的防守地是庄子里。

陈龙支援的特战队,由指导员邱耀祖和总教官孙行云带领,他们的目标是陈龙一再交代了的,那就是以粮食为重,毕竟困龙峪里聚拢了好几万的人口,要是粮食遭敌人破坏了,那可是泼天的大事!所以,特战三连就驻扎在储存物资的老龙洞洞口,协助自卫队和第五旅各一个连担负着守备任务。

傍晚的时候,太阳终于收敛了残酷,将阴凉还给了大地。总教官孙行云查完了岗哨,利用山泉擦了一把冷水澡,敞开着衣领,老家伙拎出一张老竹躺椅,悠闲的躺在一颗大黄连树下,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蒲扇。

“咔吧——”不远处沟壑里,传来一声短促的踩断枯树棍的响动,引得老家伙耳朵一动:小瘪犊子们,又想来偷老头子的糖块啊?嘿嘿,今儿老夫刚擦完澡,身上清洁溜溜,失算了吧!

他还以为是住在周边的那些灾民家的小孩来玩闹了呢!

xs1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