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车上操同学

白雪铺地的天地间。

一辆马车缓缓朝东南而去,已经穿过了一座座城池……

“先生,似乎我们迷路了。”

这时赶车的九歌,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看着四周。在昨天,封青岩干脆买了一辆马车,由九歌赶车……

封青岩从马车中走出,看了看四周便道:“的确迷路了。”

“那如何办?”

九歌问。

“找个人问路。”

封青岩从马车走下,脚下踏着积雪,发出吱吱声。

“哦。”

九歌点点头,便闭上眼睛感应,接着便道:“先生,五十里外有个小城,先去小城如何?”

封青岩点点头,便走回马车。

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

这时九歌便赶着马车,朝五十里外的小城走去。

因为是正常马匹的速度,走到傍晚方走到小城,待走进小城,九歌便立即下车询问:“敢问老丈,此小城何名?安城在小城何方?距离又有多远?”

“此是淮北城,安城啊,在南边,有几百里吧。”

那老人想了想道。

“谢过老丈。”

九歌道,便走回马车,在城中找了一个落脚之处。

夜色下。

小城十分安宁。

封青岩盘坐于房中,接着意识出现在数万里之外,青山境的城隍府中。

虽然他离开有数月了,但是城隍府一切在他掌控之中。

从万里长亭回来后,他不时意识回到城隍金身上,城隍府中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当他再次从城隍府走出时,图央听闻消息便立即拜见。

“府君,可是继续招兵?”

图央沉吟一下道。

“继续。”

封青岩点头。

天下要大乱了,这是天下皆知之事,又岂不继续招兵。而图央掌管青山侯府两千年,又岂会不知道该如何做?

可是青山境背阴界的冥气,不允许啊。

“可是?”

图央皱了一下眉头。

“府老可是担忧冥气不足?无法支撑城隍府继续招兵?”封青岩沉吟一下道。

图央点点头,道:“现在城隍府的兵马,已经达到了三十万了。”

在过去,青山侯府的兵马,一直控制在十万左右。

毕竟青山境的背阴界太小了,从幽冥所逸出来的冥气,不足以支撑太多兵马。倘若,青山境的背阴界,像幽都如此大,莫要说是兵马了,即使是阴魂,变是多多益善……

稍后修改

稍后修改

稍后修改

请见谅

请见谅

白雪铺地的天地间。

一辆马车缓缓朝东南而去,已经穿过了一座座城池……

“先生,似乎我们迷路了。”

这时赶车的九歌,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看着四周。在昨天,封青岩干脆买了一辆马车,由九歌赶车……

封青岩从马车中走出,看了看四周便道:“的确迷路了。”

“那如何办?”

九歌问。

“找个人问路。”

封青岩从马车走下,脚下踏着积雪,发出吱吱声。

“哦。”

九歌点点头,便闭上眼睛感应,接着便道:“先生,五十里外有个小城,先去小城如何?”

封青岩点点头,便走回马车。

这时九歌便赶着马车,朝五十里外的小城走去。

因为是正常马匹的速度,走到傍晚方走到小城,待走进小城,九歌便立即下车询问:“敢问老丈,此小城何名?安城在小城何方?距离又有多远?”

“此是淮北城,安城啊,在南边,有几百里吧。”

那老人想了想道。

“谢过老丈。”

九歌道,便走回马车,在城中找了一个落脚之处。

夜色下。

小城十分安宁。

封青岩盘坐于房中,接着意识出现在数万里之外,青山境的城隍府中。

虽然他离开有数月了,但是城隍府一切在他掌控之中。

从万里长亭回来后,他不时意识回到城隍金身上,城隍府中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当他再次从城隍府走出时,图央听闻消息便立即拜见。

“府君,可是继续招兵?”

图央沉吟一下道。

“继续。”

封青岩点头。

天下要大乱了,这是天下皆知之事,又岂不继续招兵。而图央掌管青山侯府两千年,又岂会不知道该如何做?

可是青山境背阴界的冥气,不允许啊。

“可是?”

图央皱了一下眉头。

“府老可是担忧冥气不足?无法支撑城隍府继续招兵?”封青岩沉吟一下道。

图央点点头,道:“现在城隍府的兵马,已经达到了三十万了。”

在过去,青山侯府的兵马,一直控制在十万左右。

毕竟青山境的背阴界太小了,从幽冥所逸出来的冥气,不足以支撑太多兵马。倘若,青山境的背阴界,像幽都如此大,莫要说是兵马了,即使是阴魂,变是多多益善……

稍后修改

稍后修改

稍后修改

请见谅

请见谅

因为是正常马匹的速度,走到傍晚方走到小城,待走进小城,九歌便立即下车询问:“敢问老丈,此小城何名?安城在小城何方?距离又有多远?”

“此是淮北城,安城啊,在南边,有几百里吧。”

那老人想了想道。

“谢过老丈。”

九歌道,便走回马车,在城中找了一个落脚之处。

夜色下。

小城十分安宁。

封青岩盘坐于房中,接着意识出现在数万里之外,青山境的城隍府中。

虽然他离开有数月了,但是城隍府一切在他掌控之中。

从万里长亭回来后,他不时意识回到城隍金身上,城隍府中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当他再次从城隍府走出时,图央听闻消息便立即拜见。

“府君,可是继续招兵?”

图央沉吟一下道。

“继续。”

封青岩点头。

天下要大乱了,这是天下皆知之事,又岂不继续招兵。而图央掌管青山侯府两千年,又岂会不知道该如何做?

可是青山境背阴界的冥气,不允许啊。

“可是?”

图央皱了一下眉头。

“府老可是担忧冥气不足?无法支撑城隍府继续招兵?”封青岩沉吟一下道。

图央点点头,道:“现在城隍府的兵马,已经达到了三十万了。”

在过去,青山侯府的兵马,一直控制在十万左右。

毕竟青山境的背阴界太小了,从幽冥所逸出来的冥气,不足以支撑太多兵马。倘若,青山境的背阴界,像幽都如此大,莫要说是兵马了,即使是阴魂,变是多多益善……

稍后修改

稍后修改

稍后修改

请见谅

请见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