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最新完整全大全在线播放

兖州虽然还算稳定,有所治,然而,这种有所治也只是指城池里的人。对于野外生存的人,就是处于一种原生的状态。

若是丰年,或是太平年里没有战事,村中多有青壮,一般这种时候都会扎起栅栏来防狼与猪下山了,这在基建并没有那么发达的古代,唯靠人力与畜力的时代的对野民的保障。

然而现在,就算兖州有所治理,有一个稳定的城池管着,可没有青壮在村里出力,也是难熬的。

臧霸听了,眉头一蹙道:“今年有战事,百姓更苦。”

“若无战事,必有围猎,还能杀掉些野兽群的繁殖,不然等来年幼兽更多,又是一场灾难。”吕娴无奈的道:“今年的许都根本就没有围猎。”曹操根本顾不上。

秋猎,其实在古代是一个很大的仪式,一般军队出动,会杀掉很多的野兽,这也保持了一种人与自然的平衡。因为古代野兽的存在与现代完全不同。

现代时候,也因为人为的控制,和人类世界对自然的划分,野兽虽有,但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泛滥。

可是古代是完全不一样的,若是不控制,多的是人的遭殃。

“人世不安,连人与自然的平衡都打破了,所以每每有耸人听闻的野兽屠村的事件发生……”吕娴无奈的道:“希望能早日太平!”

臧霸道:“一定会早日太平!”

吕娴道:“带着军士们去吃口肉,喝点热汤。一会儿我们再说。我先去安抚一下曹真!”

把他得罪的太狠了,不好!

我要你嫁给我

臧霸忍着笑意,把人惹着了,还得去哄,这样的事,也只有吕娴能做。旁人的话,估计是能把人再惹着一次!

臧霸应命,带着自己带的不多的一队人马去分狼肉吃了。

吕娴则分了好些狼腿,亲领着亲兵抬着烤好的肉去了曹军帐中,曹军正在搭帐蓬,看到吕娴,怒目而视。

见了狼肉,竟然也是目不斜视。弄的吕娴十分无奈。

啊!真把人惹着了,现在对她是不假辞色,热脸贴冷屁股了!

吕娴径自往曹真帐中走去,却被曹亲兵拦住,冷冷的道:“无有将军传令,恐不能叫女公子入内,还请女公子不要为难我们!”

吕娴却将二人的手一拨开,直接掀了帘子就进去了,笑道:“娴与你们将军是什么交情?!非汝等可知也!还不退下!”

曹亲兵等人咬牙切齿,偏偏奈何她不得,只能忍了!

难道真的因此要刀兵相见吗?!就为这点小事?!

有些事情就得忍,哪怕忍不住,也得忍着!

在人墙角之下,不忍也得忍,否则反受其殃啊。

他们都明白这个道理,因此才愈加的心里不舒服。

吕娴进了帐,诸将也都冷着一张脸,怒目而视。

吕娴跟没事人似的,道:“子丹,既为同路,便是同袍之谊,一路行来,殊为不易,何苦为误会小事而赌气!?”

曹真瞥了她一眼,哼了一声,咽了咽怒气,对诸将道:“汝等先行退下!”

诸将也知曹真不悦,然而的确是不能再架火了,本来吕娴过来就是给了颜面,这个台阶若是不接着,对他们也是不利的。

所以,形势如此,他们哪怕再生气,也得忍着受着。

他们出来以后,冷笑道:“这也太憋屈了!”

“小不忍,则乱大谋!”身旁的谋士等人也十分无奈,看着诸将道:“如今群雄并立,请狼入兖州实是无奈之举,连丞相尚且要容忍以图大事,吾等又有什么不能忍的?!连曹将军都得忍着,罢了吧!她肯给台阶下,就得接着捧着。不然她面子摔了地上,谁知道吕氏兵马会不会翻脸?!此处离许都不过几日路程,我等可得仔细小心!”

诸将忍气吞声的点了点头。这也是为何曹真不敢,也不甘离开臧霸的原因,为什么非得留在这里盯紧着吕娴,为着的就是想要知道吕娴真正的目的地和图谋!

她说她是为袁尚而来,谁敢相信她不进许都呢?!

众将也都是明事理的人,便不再闹了。虽说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,但并不妨碍他们默默的扎营,准备死跟着吕娴。

吕娴见众人退下了,这才坐到了曹真对面,她倒是完全不将自己当外人,道:“这里只你我二人,有些真心话,娴便不得不说了!”

曹真心内冷笑,她能说什么真心话?

“若是冠冕堂皇的话,大可不必言出!”曹真道:“若不是顾及到大局,真岂会在此?!”受你的气!

“在此受气忍辱?!”吕娴直白的道。

她这么直接,倒叫曹真不知道怎么接话了,只能冷笑道:“原来女公子也知道!”

吕娴道:“这话叫人齿寒,你奉命而跟随我军之后,本是公事,然,娴也并未驱逐,这本也是公事。可是,能接受将军的脾气,刺探和给与饮食,却是私事,却是娴之心意。子丹莫非是以为我提此事,是为了要胁?!在子丹心中,我吕娴又算是什么人呢?!我父与我,虽说有些方面的确让人诟病,可只坦荡一事上,从不虚假。在你们曹军之人的眼中,莫非以为我吕娴只是施恩而行此事矣?!既是如此,娴便真是成了施恩招怨之人了……”

她叹息一声。

曹真听的脸色有点不自然,不管她是不是为了施恩以作要胁,但她确实是接济了是事实。难道能因为怨怒不认,而不记她的恩吗?!

她这么说,何尝不是一种要胁?!

曹真一时之间,心情极度复杂。

吕娴道:“公务不论,你我各有立场,也各有主,然而若以私事论,娴不提这些小恩小惠,只提私义,娴虽厚颜,私自为子丹对娴也颇有些欣赏,因为,在娴心中,曹子丹能力卓越,毫不放弃,是曹公的左膀右臂,是我最钦佩的人之一。”

曹真听了心情更复杂了,若论私义,他又怎么会不欣赏这样的一个人?!

他不敢胡思乱想,只淡淡的道:“各有其主,恕真不敢,也不能。”

“是不敢,还是不能?!”吕娴笑道:“因为你姓曹?!”

曹真不语。曹与吕的分别,就已经注定了心中的立场。

“你这个人啊,”吕娴见他滴水不露,也不再多说这个了,只道:“只说今日之事,子丹一来便冤我军中之人食以人……肉。若娴不能谈笑化之,我军将士之怒,子丹能承受否?!子丹也许会说,不过一死而已。然而若是子丹有事,孟德情何以堪,我之立场,又如何办?!难道在子丹出事以后,叫我与曹军兵刀相见?!这绝不是我们二方所需要的。子丹是受了屈辱,可是我军将士也同样受了偏见与羞辱,难道子丹以为,自己的委屈是委屈,我军的愤怒就不是愤怒了吗?!我说你小气,止在于此。这本是小事,何必往大事上牵扯,若是见血,难道就是好事?!”

曹真略微有些不自然,本想动嘴反驳什么,可是说到冤枉他们这件事,的确理亏,便也不语了。

“不提了!”吕娴笑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子丹或是一军统帅,心胸当无比广大,何必为这样的小事生气,连娴都能一解怨气,子丹又何必入心而生气呢?!真的为这点小事不值得!”

这话说的曹真都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也许,在大气这方面,他的确不如吕娴,当然,她也是真的狗!

让人无敌讨厌的那一种!

但不否认的是,她有她的一种大气,和化解危机的能力。虽然总是把人惹的很生气。

曹真吸了一口气,道:“女公子来是为了与我曹军一笑泯恩仇的?!既是如此,何须多言?!”

吕娴哈哈大笑,道:“不错,又何须多言?!”

曹真本也不是小气之人,只不过最近都憋屈了太久,才有这么一次郁闷,此时见吕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他还能够再跟娘们似的吗?!当然不,如果连这个都不能接受,那他真的就是连娘们都不如了!

他便笑道:“拿酒来!”

外面亲兵都被曹真这爽朗的笑声给吓了一大跳,依言忙去拿了酒进来。

曹真道:“女公子既已言至此,真又岂能如此小气!不管前怨与公务,只以私义论,真与女公子一笑泯恩仇,如何?!”

吕娴也哈哈大笑,道:“子丹都如此言,娴自然与子丹一醉方休!”

曹真取了酒碗,满了两杯,哈哈笑着,却戏谑的道:“只不知女公子敢喝否?!”

“子丹敢敬,娴如何不敢喝?!”吕娴拿了酒来,一饮而尽。

曹真心里直到此时才佩服的五体投地,敬意猛生,也是真心的笑了,然后将酒一饮而尽,哈哈笑道:“女公子果然豪杰爽快!”

她是真的不怕他下毒吗?!

吕娴笑道:“若换于孟德在此,今日此酒,他必不喝!”

她说的是不喝,而不是不敢喝,算是比较委婉的说法了!

曹真心里真的满满都是尴尬,假装没听见,只笑道:“女公子继续请!”

吕娴自然不小气,与他喝了三大碗方止!

听到帐中笑声,和酒气飘出来,曹军诸将都惊呆了,忙跑回来问亲兵,道:“怎么回事?!”

亲兵也是一头雾水,道:“……不知,只要酒进帐!”

诸将忙进了帐蓬,见里面已经开始在拼酒了,顿时一身冷汗直接从身上落了下来。二人却毫不感觉似的,还笑道:“速来,并饮才高兴!”

诸将完全是被蒙着拉入了酒宴之中。

臧霸也得到消息了,急匆匆的赶了来,身上也出了些冷汗,进了帐见此景此情,又不能多说什么,只能淡定的走到了吕娴身边,心里却是急的很。

不管如何,他们都是耐着性子等酒宴结束,散了以后才各自劝二人。

曹军诸将急的不行,道:“将军怎么敢与她饮酒?!若她有意灌酒将军,我军险矣!”

谋士道:“若她有什么栽赃,将军是有理也说不清啊。史上有多少因为宴席而被陷害之事,将军还望知悉啊!”

诸人真的是语重心长,特别紧张!

史上有多少都是请客吃饭,然后在宴上栽赃说人家不轨,然后直接栽个罪名把人给干掉的?!这不就是送人头吗?!

曹真却叹了一口气,道:“……汝等也看见了,她并未如此!”

谋士急道:“将军切勿存侥幸之心!”

曹真道:“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了!她可以这么做,却没有这么做。汝等难道还不明白吗!?她是个真正敢作敢为,有担当,有魄力的豪杰,今日这酒,换了任何一人,都不会喝,她却敢……”

诸将面面相觑,良久默默无言,只是叹了一口气。也许,叹息的不止是吕娴的豪杰,而是别个的命运……

而臧霸劝吕娴却是另一种口吻,道:“女公子今日怎敢莽撞,倘若他有心陷害,仅凭他曹真一区区之身,就能害了女公子,曹操去一心腹大患矣!”

吕娴见他是真急躁,拍拍他的手,道:“稍安勿躁!”

臧霸是真急了,对她有时候是既急又无奈,道:“此地并非徐州。女公子行事,切不可再以此了。那孙策便是前车之鉴。”

“怕他下毒!?”吕娴叹道:“如果是如此,宣高也小看曹子丹了!”

“以小博大,谁知他会不会赌命,最重要的是女公子值得赌!”臧霸道。

吕娴见他真急了,忙道:“行,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!”

臧霸依旧忧心忡忡,对她这洒脱豪放的性格,原本是觉得极妥又好的,只是到了现在,他反而真的开始担心起来了。

这也是完全站在了她的立场想事情,这才如此!

见臧霸叹气,蹙眉紧盯自己的忧虑样子,吕娴道:“曹操不会,曹真也不敢!”

“理智是理智,情绪是情绪。纵然行了此事对曹军有不利,可是只要有益,就值得冒险,女公子怎么能以己度人?!”臧霸无奈的道:“今时不同往日。当初曹操受困,尚且要派死士攻城战。如今怎么又不能惜一将之命而博女公子之命?!”

xiazaitxt